痐踢幛踢扽:藝GDP奻党 薊揣夥埜盓厥爛菁樓洘

﹛﹛﹛﹛迵頗蚳模峓さ姘絃熀閨踸覢躉紗鄘驐珍戴鼠僕俋蝠腔妗犛﹜冪桄迵恀枙ㄛ笢弊鼠僕俋蝠腔撼渠摯醱還腔泔桵脹祜枙桯羲枒蹦﹝﹛﹛笢弊佸鮹熀銑宏廎掩幙孔齪翩H邿扦頗褪悝埏棑悝窒巹埜枎恅醙﹜俋蝠窒陔恓侗統婝糧岍峞﹜笢弊扦頗褪悝埏嶺間藝粔旃噶垀萵垀酗挔啞眣﹜笢弊佸騅奜瑧挹譜香愨戴揭揭酗僇濂﹜弊模犖域楷桯寞赫揭揭酗榆隊﹜笢弊佸騑鯬完暱壽炵悝埏萵埏酗踢細棫蚳模堤炟旃枒頗甜楷晟﹝﹛﹛笢弊扦頗褪悝埏藝弊旃噶垀萵垀酗隸郬祡棗﹝藝弊旃噶垀藝弊俋蝠弅翋拏盈巘鰴笤倢硐寣

﹛﹛編按:《誠摯的友誼》是法國插畫大師桑貝繼《童年》後,第二本長訪談加畫作集。除了收入一貫溫暖幽默的畫作外,桑貝亦和訪談者馬克.勒卡彭提耶坦誠自己關於友誼的看法。他說:「友誼裡的一切並不容易,友誼需要低調,需要謹慎自持,需要忠誠」。他將友情放在人類情感的最高位,展示在畫作中,就是他所捕捉到的那些珍貴而罕有的片刻,那些溫柔和美好的瞬間。本版節選其中長訪談的部分文字,以饗讀者。幽默畫家以懷疑論者的洞察力為我們的大腦聽診,他們沉浸在憂鬱的診斷裡,卻以才智和輕盈遮掩清醒的悲觀,邀請所有人為自己天生的弱點發出微笑,進而赦免自己的軟弱。尚-雅克.桑貝也依循這樣的法則,他以一貫的親切、調皮、慧黠的筆法提出質疑,追問的對象是導引人際關係的各種規則。或直言,或低調,幽默就在那裡,以岔題和節制的方式遮掩心思的沉重,提醒荍畯怴G在自大與浮誇之間,在嫉妒與軟弱之間,大人的友誼脆弱而易碎,而小孩的友誼卻可以純粹,可以出自本能。而由於桑貝把友情放在人類情感的最高位階,所以他以畫作展示,友情的重要養分是那些珍貴而罕有的、轉瞬即逝的片刻和舉動。彷彿放肆、無心或好勝心始終埋伏在暗處,虎視眈眈,隨時可以擾動個體之間脆弱的平衡。「成功地對抗我們的愚蠢,讓誠摯的友誼關係得以維繫,那會是一項了不起的挑戰」,尚-雅克.桑貝面露微笑,語帶諷刺,像在嘲笑自己挑選的書名,他促狹地問道:「誠摯的友誼,這是同義疊用,還是矛盾修辭?」--馬克.勒卡彭提耶同伴和朋友的差別馬克.勒卡彭提耶:友誼,是一種要求嗎?尚-雅克.桑貝:不是,不是要求!友誼是一種存在方式,如此而已。就好像兩個小孩,他們不覺得他們跟其他人一樣,他們兩個也跟其他人在一起,可是他們是不一樣的,他們是朋友......馬克:您還記不記得,您是在什麼樣的時刻意識到「友誼」這個詞的意義?桑貝:啊,這個啊!這問題我倒是從來沒想過......(沉默良久)。有一天,我手上捧茪@個大郵包,裡頭是一本兒童刊物。我那時候應該是六歲或七歲吧。我讀到一個關於兩個男孩子在一片荊棘密佈的叢林裡相識的故事,書上搭配的圖畫非常樸素。在那片原始森林裡,他們碰到一群大象,他們互相幫助,不再害怕,他們團結合作,一起面對那些潛在的危險,實在太美好了。後來,當他們分手的時候,我心裡所有的眼淚都哭出來了。我覺得好悲傷,因為對我來說,他們已經是朋友了。馬克:您有朋友嗎,在那個年紀?桑貝:沒有。沒有。我有同伴,可是沒有朋友。馬克:同伴跟朋友有什麼差別?桑貝:這麼些年來,我經常試茧e一些這個主題的畫。其中一幅,我說的是兩個小男孩的故事:讀者看到他們回到家的時候互相送來送去,捨不得分開,就可以猜到他們的感情有多好......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收尾。可是,我又很想把這幅畫放進我們的書裡。對我來說,這是友誼的最佳例子!我卡住的另一個主題,畫的是兩個好朋友:聖誕節的時候,有人送了他們一人一支手機,他們發誓他們的手機號碼只會讓對方知道。結果有一天,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其中一個人的手機響了。友誼的協定破滅了,因為這通電話只有可能是其他人打來的。是的,友誼是一種協定。一種可以不必明確寫出來的協定......就像存在兩人之間的某種憲章,可是沒有明說。不過,要從同伴關係發展到友誼,這很罕見。重要的是分享,而不是原諒馬克:您的人物跟他們養的動物-他們的貓或狗,有時候甚至是跟一頭牛或一隻雞-他們經常有一種真正的默契......桑貝:幸福的想法有很多幻覺。老先生的貓在他的肩膀上,或許對他來說,這是真正幸福的時刻,或許對貓來說也是。這就像某種友好的默契......但是他不可以去習慣這件事:貓會想要吃東西,會有另一個肩膀可以讓牠在上頭縮成一團!老先生不可以有太多幻想。就算有默契存在,也總是會有什麼事來破壞它。人生就是這樣......馬克:可是您的畫作卻讓人想像:人和動物之間的關係算是平靜的?桑貝:特別是和貓。我以前有一隻叫做「橄欖」的母貓,養了很長的時間,我很喜歡牠。我走到哪,牠就跟到哪,牠會看荍痤e畫。我彈鋼琴的時候,牠是唯一一個會走到我身邊的人類!這說明了牠的自我犧牲和牠的用心-牠想要對我證明牠的溫柔!馬克:那麼,跟農場女主人的腳踏車後頭跑的這隻雞呢?桑貝:我沒辦法告訴您為什麼我會畫這個!不過我們可以想像牠陪茪k主人上市場,去賣牠的蛋,不是嗎?這隻雞的行為像隻狗。這是一隻養在家裡的寵物雞,也許是!牠是這位養牠的農場女主人的同伴!如果要我說真心話,我是真的很喜歡畫雞!而如果我放任天生的虛榮心,我會向您坦誠,登上《紐約客》封面的那隻雞讓我非常開心。我當初是希望牠看起來一副蠢樣,自以為是,膽小,謹慎,驚慌,傲慢!人們不一定會想跟牠來往,可是我很喜歡這隻雞!看到牠登上這本算是正經的雜誌的封面,我的人生沒有因此改變,但是這帶給我一個小小的、滿足的瞬間!馬克:這隻雞,有時候有些人很像牠,像是走在沙灘上,又像人又像鷺鷥的那些人物,可是有人對他們很滿意,您是這個意思嗎?桑貝:要這麼看,或許也可以......他們趾高氣昂,像某種公雞,他們顯然都是些銀行經理。他們看起來像在想事情,在跟人交換什麼不容置疑的厲害想法。我不確定他們真的是朋友......馬克:友誼的基礎是一種信任的協定嗎?桑貝:兩個人擁有某種只屬於他們、絕無僅有的東西。不論身邊其他人怎麼說,這東西就是屬於他們!僅僅屬於他們。馬克:您有沒有一些這種友誼的例子?桑貝:我們當然會立刻想到蒙田(MicheldeMontaigne)和拉.波埃西([tiennedeLaBomtie),雖然這個例子不是很有創意!「因為是他,因為是我......」。不過對我來說,這還是比較屬於夢想的領域。我們希望事情如此,但是......。人們寫愛情故事寫了幾個世紀,看到人類想要參透愛情奧秘的這種執念,看到這些小說和這些戲劇每次都想在這個問題上帶來一點新意,其實還滿滑稽的,不是嗎?馬克:我們在講友情,您在講愛情......桑貝:這是同一回事!或者可以說,付出的方式是一樣的......馬克:友情必須以善意為前提?桑貝:我們希望是這樣,不管在什麼情況下。馬克:也必須以原諒為前提?桑貝:重要的是分享,而不是原諒。不過,這一切都被理想化了,事情就是這樣。其實,我不相信我們可以原諒一個朋友。我們沒有辦法。友誼的基礎是一種珍貴的感覺,把兩個朋友結合起來的這條線繃得那麼緊,一旦切斷了,我們就永遠無法修補,縫合。線還是會在,可是電流不通了!■節選自《誠摯的友誼》(新經典文化出版)《生活的藝術》作者:林語堂譯者:越裔漢出版:湖南文藝出版社新書榜上一時沒有找到合意的書,就重新讀讀林語堂,他說:「我多麼喜歡翻籬笆抄小路回家啊!至少會使我的同伴感覺我對於回家的道路和四周的鄉野是熟悉的......」過於嚴肅,就讓人懷疑他的真誠,而那些「胸蘊太多的獨特見解,對事物具有太深的情感,因此不能得到正統派評論家的稱許;這些人太好了,所以不能循規蹈矩,因為太有道德了,所以在儒家看來便是不『好』的。」因為凡是獨特的都是危險的,都會給平庸者,和部分並非平庸者帶來某種恐懼。可是,「人類的尊嚴應和放浪者的理想發生關係,而絕對不應和一個服從紀律、受統馭的兵士發生聯繫。」一旦陷入軍隊般的統馭,尊嚴就很容易被槍斃,或者被故意送到最危險的前線去中槍而亡。「世界上一半人是消磨時間去做事,另一半人則強迫他人替他們服役,或者弄到別人不得做事。」讓別人不得做事的方法很多,比如製造「歷史遺留問題」不去解決;又比如縱容無知者無理取鬧,而使相互間彼此牽制,埋下憎恨的種子而不得脫身。很多人批評其表面上看似的無能,卻不知道實際上卻是統治妙術。文化是思想的反映,於是捏不攏的「一盤散沙」不斷風化,人人都是聰明人,人和人之間^面上把手言歡,桌底下狠命踹上一腳,難怪日本人見了嚇得要「脫亞入歐」!生活的藝術也需要伴隨社會的進步。可是幾千年的毛筆書寫傳統,不知消磨了讀書人多少寶貴的光陰,而腓尼基人至少在公元前六七世紀,就簡化出了便於書寫的腓尼基字母了。如今雖然因為電腦技術的進步,可以慶幸古老的漢字不至於影響社會進步的歷程了,可是「字如其人」,「敬惜字紙」之類,把毛筆書畫尊崇到準宗教的程度,卻無疑仍然是內不足而外有餘。還有「吟安一個字,撚斷數根鬚」;「二年得三句,一吟淚雙流」的唐詩之類,都與「學而優則仕」發生了密切的關係而大行其道,結果還是逃不過「笑我家貧難買賦,羨君官大好題詩」的痛苦,只有「用一種坦白的、好奇的、富於冒險性的心胸去維持這個探險精神,則這種尋求行為便永遠是一種快樂而不痛苦。」「孔子極為推崇孝道,其理由何在?沒有人能夠知道。據吳經熊博士在某篇論文所說,是因為孔子乃是一個沒有父親的人。」仍然有人愛搞讓青少年集體給父母洗腳、給父母下跪之類的宣傳活動,為他們難過之餘,讓人想起《後漢書·孔融傳》提到孔融的一段話:「父之於子,當有何親?論其本意,實為情慾發耳。子之於母,亦複奚為?譬如寄物瓶中,出則離矣。」不過,這是曹操令軍謀祭酒路粹「枉狀」上奏的奏章中列舉孔融對禰衡說的一段話,禰衡十年前就被害了,此時死無對證。孔子說孝為仁之本,孔融是孔子的二十世孫,他「年十三,喪父哀悴過毀。」十六歲時,幫助受侯覽迫害而來投奔哥哥的張儉逃脫,事洩後,他和當時不在家的哥哥、母親爭茤蚞嶆爾o。由此看來,他也不似會說這種話的人。所以,劉勰的《文心雕龍》說:「路粹之奏孔融,則誣其釁惡。名儒之與險士,固殊心焉。」孝,又是年輕人不易談論的事情,因為一談孝,小輩在長輩面前似乎永遠是有罪的,無論孝與不孝;要整人,也很容易給他加個不孝的罪名。《論語·學而》所謂:「其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鮮矣。」但事實也不是那回事,《水滸》英雄個個都孝,倒是以孝治天下的統治者反而不孝的比較多。柏楊統計出中國歷史上大概有五百六十餘名皇帝和國王,「這些國王裡面發生的害死自己兄弟,謀殺自己父親,甚至於跟自己上一輩女性有發生奇奇怪怪噁心關係」,其中可以稱得上大不孝的起碼佔十分之一,遠遠高於民間。尊老愛幼本是出於天性,孔融所生活的年代卻是「舉秀才,不知書;察孝廉,父別居」,禮教規定的父母的權利實際已經難以兌現。儘管被如此虛偽化了,也還是「只有提倡孝,才能得到全社會的支持,所有的家長都感覺到皇帝的好處。」孩子必須依賴父母,等到不必依賴的時候,仍然要用社會強制的力量迫使他依賴,要統治別人,也都會千方百計讓人覺得必須依賴自己。親情不在於功利,也不在於表面形式,正如魯迅所說:「魏晉,是以孝治天下的,為什麼要以孝治天下呢?因為天位從禪讓,即巧取豪奪而來,若主張以忠治天下,他們的立腳點便不穩,辦事便棘手,立論也難了,所以一定要以孝治天下。」那些都不是生活的藝術,而是統治的詭術。■文:龔敏迪葉聖陶之孫、江蘇省作協副主席、作家葉兆言是個為寫作而生的人,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創作至今,他不停寫作,往往一部長篇小說還沒有寫完,另一部長篇小說已經又開了頭。即使年過花甲,寫作之火仍熊熊燃燒,2018年年初,他的第十三部長篇小說《刻骨銘心》出版上市,他憑借該書折桂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傑出作家」。葉兆言告訴記者,他享受寫作過程所帶來的樂趣。他不停寫作不停嘗試,《刻骨銘心》中他在開頭就用了四種敘事手法,為的是證明好的作品不拘泥於形式,而在於創作的自由。■文:香港文匯報記者劉蕊河南報道就在葉兆言來鄭州的高鐵上,他正在為新作《南京傳》收尾,如今《南京傳》已經出版上市。葉兆言日前在鄭州松社書店分享《刻骨銘心》的寫作歷程時,他開玩笑地說道,他於自己的作品就像是一個不合格的父親,作品出來後他便不再理會,繼續投入到下一部作品的創作中。葉兆言是一個有寫作激情的人,基本上這本書沒寫完,下本書已經迫不及待了。「我很少回頭看自己寫的東西。今天聊《刻骨銘心》這個話題其實是一件很勉強的事情,對我來說,就像口香糖已經嚼完吐掉,現在要再放進嘴裡聊聊這個味道。」寫作新嘗試致敬契訶夫《刻骨銘心》是一部群像小說,以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的南京為背景,展現了在軍閥混戰、日軍侵華的歷史時刻,各路人物在這裡經歷的刻骨銘心的人生。小說初稿於2017年首發於《鍾山》雜誌,後葉兆言又對書稿進行潤飾修改,增加了《在南京的阿瑟丹尼爾》等章節段落約1萬字,表現了日軍侵華時南京城的慘烈氛圍,具有濃重的家國情懷。文學評論界認為,《刻骨銘心》是中國原創文學的重要收穫,也是新歷史小說的又一代表性作品。這部小說雖具有較強的歷史色彩,然而其意卻不在寫歷史,而是寫「人」,寫人的生活、情感、命運,痛與愛,失意或歡欣,描畫出大時代背景下的悲喜人生。對於葉兆言而言,《刻骨銘心》是自己作為一個寫作者「水到渠成」的作品。「作為一個寫東西的人,腦子裡有一堆故事可以寫,很偶然的機會看到『刻骨銘心』四個字,就如同找到了一根線,能夠把這些東西都串起來。有了名字就可以幹活了,一旦開始幹,慢慢活就出來了。」他喜歡把寫作稱為「幹活」,他說自己作為一個寫作者本質上與農民工沒有什麼不同,天剛亮就起床,幹活到中午,吃點東西,繼續幹活。葉兆言享受寫作的過程,尤其是不停嘗試的過程。他寫作不喜歡列提綱,更不喜歡循規蹈矩。任何形式的限制對他而言都是喪失寫作樂趣的,是他這樣一個追求寫作樂趣的人所不能忍受的。《刻骨銘心》開頭用了四種敘事手法,一開頭,他茩姨g了兩個人的故事,一個是「無性」女人的故事,另一個是一個人去了哈薩克斯坦以後失去「語言表達」的痛苦。葉兆言說,這是他有意為之,是想要致敬契訶夫的《海鷗》。「《海鷗》的開頭特別冗長,是違背一般戲曲規律的,然而《海鷗》卻成了經典之作。」葉兆言也希望通過這種「違背規律」的寫法,來證明小說有很多種寫法,只要寫得好,只要寫得有力量,任何形式的敘事都是被允許的。寫作就是享受煎熬《刻骨銘心》20多萬字,寫了一年時間。葉兆言寫作非常自律,他每天堅持寫1,000多字,「我除了過年那幾天不寫外,其他時間每天都寫,我是沒有星期天的。」已步入花甲之年的葉兆言,說只要正常寫作,吃飯也香,睡眠也好,要是不寫點什麼,反而什麼都不好了。「寫作就是熬嘛,這就是寫作者的樂趣。」他說在《刻骨銘心》創作最緊要的關頭,曾連續工作20多天,每天寫10個小時,以至於每天散步去女兒家的時候都是「飄」蚢L去的,腦子極度缺氧。很多人勸他寫作不要太拚命,但他卻為此而感到得意,「這說明我還能像年輕人一樣玩命寫。」對他而言,每個寫作者都會經歷這樣一個過程,寫到一定程度感覺寫不下去了,但是熬過去之後,寫作就能順起來。在最難熬的時候,葉兆言也曾經對女兒說過喪氣話:「這可能是我最後一部長篇小說。」寫作過程中,葉兆言對每一部作品都認真對待,但作品完成後,他便不再回頭看,而是馬不停蹄地投入到新的作品中去。「我從不過高估計自己,每一次寫作,我都把它當作對以往作品的拯救。」這或許就是支撐他不停寫作的動力。「上一部作品完成後,你知道有不足的地方,只能在下一部作品中去彌補。」正因如此,雖然「著作等身」,葉兆言卻無法說自己對哪一部作品最滿意。「在我這裡不存在滿意這個詞,就像一個父親是不會評判自己的孩子的。一個作品完了就完了。寫作過程中認真不認真,是不是全力以赴最重要。」寫作不必刻意迎合有人曾評價葉兆言不迎合潮流。對此他卻笑稱,這是別人誇獎他的話。他只是覺得沒有人能說得清楚什麼是潮流,「別人寫武俠好賣,或許等你寫出來之後就賣不出去了。」所謂潮流是永遠無法追趕的,讀者也是無法迎合的。《刻骨銘心》冗長的開頭令不少評論家擔憂他會就此流失讀者,但葉兆言卻不這麼認為。在他看來,寫作是寫給與自己智力相當的讀者看的。如果讀者追求的只是一個故事,那不如直接把提綱給他。葉兆言說,現今社會寫作者與閱讀者就像是電燈的兩條線,只有兩條線連接,燈才會亮。讀者不是為了從你的作品中受到什麼教育或者啟發,而是尋找共鳴。不必刻意的還有文字的細究。葉兆言有茪憒r和排版「潔癖」,他不能忍受在一頁上面有兩個「但是」,也不能忍受標點符號出現在句子的第一格,更不能忍受在一兩句話中出現多次「你我他」。他坦言這是自己的寫作習慣,有時會在這些方面浪費很多無聊的時間,他勸誡年輕寫作者不必過分糾結於此,「寫作還是一種燃燒,過多糾纏於語文,沒有必要。對青年作家不見得是好事。」葉兆言強調,寫作最重要的是要有力量。他最近在讀雨果的小說,每次都會熱淚盈眶。但從語文的角度來說,雨果或許有些囉嗦。「一個好的文學作品能不能像火燃燒起來,比起文字的講究要重要得多。文學史上,文字精巧的作家多得很,但畢竟不是大作家。最重要的還是作品的力度。」文學不是土特產秦淮鶯歌,燈影交錯,是舊時的金陵。獵獵傷痕,刻骨銘心,是戰時的南京。這樣的南京,自然有最肥沃的土壤來滋養文學生長。葉兆言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的南京人,對於媒體給予《刻骨銘心》「最南京」的評價,他並不太認同。「我是南京人,但南京只是我『坐』蚍g作的地方。文學是世界性的,文學不是土特產,文學談論的是人類共同的話題。」他說,作家的寫作沒有辦法離開空間。「從空間概念而言,鄭州和南京沒有區別,只是因為我不熟悉鄭州,不好操作,何苦為難自己。」談文學的時候,談論的是這部作品好不好看,而不是說這是部南京小說,或者這是部河南小說。「文學中沒有地域性標準。」葉兆言一直把自己看成是文學隊伍中一個幹活的人。「幸運的是我能夠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幹活,而不必受制於他人的意願或者想法。」這也是他從不碰觸電視劇寫作的原因,「太不自由。」

﹛﹛埶輿蟯趙膘扢載岆謠萸煌傘﹝絞ヶㄛ哫傑庈※珨刓珨綬碩坋埶§睿32揭誰芛蚔埶價掛膘傖ㄛ陔崝蟯趙醱儅鼠②ㄛむ笢鼠埶蟯華醱儅陔崝300鼠②ㄛ崝酗%ㄛ侗齈帟兜拑媄皛湛す源譙﹝※森俋ㄛ涴拻爛懂ㄛ哫傑庈腔鼠僕饜杶髡夔珩紨祭翩咯疫槿奩﹜芞抎奩﹜寞赫奩﹜哫傑笢悝陔苺⑹﹜庈笢陑瓟埏陔埏窒脹珨蠶鼠僕膘耟芘輮墓瓊炯в陊溫け繭蝌佮慓﹝

﹛﹛﹛﹛擂怢俜※陲伬陔恓堁§惆耋ㄛ懇ь肅15梇簆麾界謚警蝟妊妅股▽棴樻獃菠硱Щ醙刳獌滹盆敔試獃н嚌Ⅹ袢峞匾俷埏萵埏酗§奀о赻翋厥頗祜鼴啣腔ㄛ割ь赻撩諉※俴淉埏酗§奀※遜岆跺硒俴氪§﹝

懂赻姘跪華腔吽庈妀頗眕摯潤の朘﹜凰藷脹華腔跪賜樁梅300豻侔踾覗鉻獺ㄐ﹛●侅恉拉樞鄸褫瞍兜譚峞8昢﹜侘峞D課屆Ⅶ鯫羋恣Ⅹ旻封備殿嗣跺鍰郖ㄛ軞芘訧湛砬啋﹝芘訧15砬啋腔侂蔬碩淜酗啞刓杻伎莉こ弊暱昜霜埶砐醴﹜芘訧砬啋珈侞纓臕騝嘟罟拿岑譚庤樑⑹砐醴﹜芘訧砬啋腔馱珛埶⑹酗啞刓汜怓控狻軘磁极砐醴﹜芘訧砬啋股譭藭侘帢ˊ﹉滄蹓蚢仆こ羲楷砐醴﹜芘訧2砬啋腔繞阨碩淜酗啞刓藏蚔督昢笢陑砐醴脹10跺砐醴腔ワ埮ㄛ斛蔚峈葷侂瓮盺游淥倓蛁郺椒散遢葍索式ㄐ﹛▽暕佌滹活偉拻坋啃ロ§馱最岆葷侂瓮邈妗盺游淥倓桵謹釬堤腔姥笢唌G蝓婕埽觸褡臐

﹛﹛﹛﹛ㄗ掛惆啡輿萇ㄘ(孮晤ㄩ欹跁獲﹜栦縋)忳蘋昹貊俜湍瑞惟荌砒ㄛ弊暱蚐歎ㄣ桾玸ラ炬遜藝啋硌杅軗Ч睿埻蚐踱湔崝樓揤坫賸蚐歎奻梀盟僅﹝

﹛﹛婓泭●騧珝C埏鞶疢偷す楷桶笭猁蔡趕﹝坻硌堤ㄛ絨腔坋匐湮眕懂ㄛ絨笢栝參げ嬪佪硰挳匯龕糾姻瞏迅奾▼腆蝏廘警豜菙恄髜舠縚憶婐萵磩皈硜姘毓峓姻瘣藲嚌冞挳飪未慖翩迕げ馴澄薯僅眳湮﹜寞耀眳嫘﹜荌砒眳旮ㄛヶ垀帤衄﹝

﹛﹛豐嗟銘模毞恅悝頗佽ㄩ堎封魚奕笢103煦笘ㄛ岆輛21岍槨眕懂奀潔郔酗腔珨棒﹝惆耋備ㄛ迵森肮奀ㄛ鳶陎憩婓堎⑩蜇輪ㄛ珨啜剆蠍瑵蛨苃剸愻袗智﹝趣奀鳶陎蔚珆腕祑都湮й隴謠ㄛ樟哿朓邳埴倛寢耋ぬ倢巷穬狡鈶賮媋羷5770勀鼠爵﹝

﹛﹛※2017爛菁ㄛ10跺旮僅げ嬪瓮衄げ嬪佪硰礗盈暫封△%˙げ嬪楷汜薹%ㄛ掀封☆葚鰤棶硉聜盃賹萰騫純央5鬎煦梗峈%睿21%ㄛ觼鏍侗钂屼巫韍桱躽封=豯矷ㄐ掄灈噬亃簆麾疤げ紛貕げ嬪瓮褗硰挳勢秉悵珍碻棫饑恄鵊檀遞颲煄ˊ髜鯜盲昐虃荋騥10跺旮僅げ嬪瓮訧踢﹜砐醴﹜淉習撼渠ъ訇盓厥薯僅ㄛ芼堤蚰疑旮僅げ嬪瓮杻伎翋絳莉珛楷桯ㄛ妗囥※珨瓮珨習§馴澄旮僅げ嬪瓮ㄛ芢輛旮僅げ嬪華⑹迕げ馴澄△繪湮芼ぢ﹝佸鮹讔讔8堎9桮蝖啞龕祁擱盡蝠允今祴酴痤黨酵悝埜ㄛ扂酕襞珩羶衄砑善婓祥善珨爛腔奀潔憩妗珋賸扂腔斐珛襞砑ㄛ域れ賸赻撩腔鼠侗ㄛ襞眑奿酵ぱ籵腔刓游蜀躓蛌曹傖珨靡詫斑詫ぐ腔模淉芊ㄐ授擱竭紹Ф眙督昢衄癹鼠侗蛹孮侁簀蟥姜葎佽媌窗

﹛﹛作者麗莎•布倫南-賈伯斯(喬布斯)出生在一個農場,父親是鼎鼎大名的Apple公司創辦人,是科技界的傳奇,但就跟所有忙碌商人的小孩一樣,麗莎小時候鮮少和父親互動。當她漸漸長大,父親開始把注意力投注在她身上,帶她去旅遊、幫她安排學校等等,但她的父親可不是一般人,在父女兩人的互動中,賈伯斯有時會很冷漠、難以預測下一步的行為。在這本書中,麗莎將自己的人生故事介紹給大眾。同時這也是一本寫給她自己的生長環境─上世紀七零、八零年代的矽谷的情書,在賈伯斯的光環之外,這本書也代表了一個文學界的新聲音正在崛起。文:許信城日本推理大師連城三紀彥的著名短篇推理小說集《花葬》,用細膩優美的筆觸,將文學與推理迷人地結合,在日本推理小說的歷史裡有很高的地位。推理講求理智與邏輯,閱讀推理小說時會享受到理性解謎的樂趣,但閱讀《花葬》能得到的感受卻遠遠不止於此。連城三紀彥似乎深深明白小說是一種藝術形式,是表達美學的其中一種媒介。即便是講求理智的推理小說,在他的妙筆生花之下,各種匪夷所思的故事和謎團融入於浪漫唯美的氛圍中,令他的風格在名家輩出的日本推理文壇中與眾不同、自成一家。連城三紀彥是日本推理與愛情小說雙棲的大師級作家。他的文筆優美,被歸類為「新感覺派」,出道後短短數年就以短篇小說〈返回川殉情〉(收錄於本文所談的《花葬》中)獲得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協會獎的評語是「毫無疑問代表了日本推理小說的最高成就」,可見對他的作品評價之高,而〈返回川殉情〉同時入圍日本大眾文學的最高榮譽直木獎。那數年之內,他以不同作品多次入圍直木獎,最後以愛情小說短篇集《情書》獲得該獎。不論是推理小說還是愛情小說,連城都能寫出高水準的作品,足見他的才華非凡。《花葬》一書中收錄八篇短篇作品,每一篇也以一種花為主題或象徵,貫穿整個故事與謎團。〈藤之香〉中,煙花之地接連出現被毀容的屍體,連串兇殘命案的背後到底隱藏了什麼悲傷的真相;〈桔梗之宿〉裡兩具屍體手中的潔白桔梗花,訴說蚥人難以置信的實情;〈返回川殉情〉在追尋天才歌人與愛人殉情的真相時,發現花菖蒲所隱含的真正意義,最後出現顛覆性的逆轉;〈夕萩殉情〉描繪在政治事件的氛圍下,一對男女悲傷殘酷的愛情;〈菊塵〉的染血白菊,似乎暗示茩t傷退役軍人的自盡另有隱情,訴說一則在時代變遷的無奈中與傳統價值觀影響下的悲哀故事。連城的故事佈局和寫作技巧高超,有些故事的結構與情節複雜,但讀來引人入勝而且不會感到難以理解,對人心和情感的刻劃亦深入纏綿,同時謎團充滿懸疑性,隨茯G事一步步抽絲剝繭,最後道出意料之外、情理之內的真相,讓人不禁佩服連城驚人的創作功力與極其敏銳的洞察力。整本書充滿優雅、哀愁和無奈的氣氛,讓人在閱讀時沉醉在書中古色古香(故事背景多為日本大正時期,即1912年至1926年)的浪漫世界,同時由於故事處處透露出現實與人性的複雜與難測,讀者在讀後不免感到唏噓不已。《花葬》中八篇故事原本刊登在1978年至1982年的雜誌中,雖然距今已有最少三十五年的時間,但讀起來一點也不會感到老套。尤其是連城在佈局上所用的詭計,到現在看來依然十分大膽前衛,但箇中細節卻精巧縝密,很難想像已是三十多年前的構想。無怪乎被譽為「新本格派」(「本格」為日文漢字,即中文正宗、正統之意)的開創者綾C行人、連續兩年日本推理小說排行榜三冠得主米澤穗信等日本當代推理小說的名作家也說在創作上曾受到連城作品的影響。連城三紀彥以抒情幽美的文筆,配合大膽精巧的詭計,創作出讓人一讀難忘的《花葬》。這種風格的推理小說,當世似乎無人能出其右。本書收錄三輯-「地平線」、「某城的影子」以及「天黑以前」,共囊括三十五篇散文與一短篇小說。從生活種種瑣細話語之間,夢遊般行歷濛濛漫漫的光陰,可窺見那「地平線」之上的時光如植株,吮露水般靜定抽長;接荂A尾隨一段段遷旅,遊旅於熟稔或陌異的城市間,以踉蹌卻優雅的步伐追逐荂u某城的影子」;最終,步入更深暗處,從遊走地表生活的版圖,一路行至青春與孩提記憶,趁荂u天黑以前」踏入過往歲月的幽暗家屋,屋中,不在場的父、負傷的母與妹妹,似狐狸或化鳥,眾影晃動,自記憶摺縫裡或隱或現。《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即將在11月上映,本書為其電影劇本。葛林戴華德是佛地魔崛起前排名第一的超強黑巫師。在《怪獸與牠們的產地》故事結尾,他被魔法動物學家紐特逮捕,但卻狡詐脫逃了。他集結了黑暗魔法的追隨者,密謀茷堨艉@個沒有麻瓜,只有純正巫師血統的魔法王國。為了阻止葛林戴華德的邪惡計劃,阿不思鄧不利多召來了之前教過的學生紐特前來幫忙,紐特殊不知此任務危險重重,更納悶為什麼鄧不利多不能親自動手,非得由紐特親自執行呢?NETFLIX熱門影集《沉默的天使》原著小說。一八九六年,紐約。興建中的威廉斯堡橋上發現一具男孩的屍體,屍身被殘酷毀損。報社記者摩爾被他的好友克萊斯勒-一名精神病學家-邀請前往現場勘驗,意外發現此案與三年前尚未偵破的水塔兄妹命案應是同一人所為,在找出真兇之前,兇手還會繼續犯案......一半像福爾摩斯,一半像《沉默的羔羊》,《精神病學家》呈現出鍍金年代的曼哈頓,有虓G價租屋和富貴豪宅、腐敗的警察和囂張的幫派分子、華麗的歌劇院和骯髒的酒館。這本書證明凱勒柏.卡爾的大師手筆,精彩刻劃出日常生活之下潛藏的種種不安力量。

﹛﹛淉習隴楠皆糾姻瞏阪H曼腋怔鵖げㄛ蔚陔倰觼珛冪茠翋极湍芛芊A硒ч爛觼部翋﹜觼珛眥珛冪燴芊〣所腆蝏廙窈昢嘎補睿觼珛莉珛痴げ勤砓釬峈笭萸鑠郤勤砓ㄛ眕枑汔汜莉撮夔睿冪茠奪燴阨す峈翋猁囀搟玳隒菩覆邳曼腋怔100勀侅峞ㄐ炕盲蚇壒す躠庖暪侗蚖溝博笥蜊囡觼游侗蚖溝傘ж蝝槢鵓劼蝓埽齡寋秈硜搟盆掃衶區嚃怔鮵福痤鹹珚ㄧ苤Ⅲ騊繪苤ˊ鯆2堎ㄛ笢域﹜弊域荂楷腔▲觼游侗蚖溝博笥爛俴雄源偶◎枑堤ㄛ善2020爛妗珋觼游侗蚖溝傢龢堋馨ゞ炬G賱堈哄H倛鰷艙媋礸觸銓甭橦騿偭覦撗證癒捧窔餗膨瞗

﹛﹛輛珨祭懂艘ㄛ蕉藉善颯薹埮旰ㄛ婓MLF迵蔥袧眳潔ㄛ栝俴褫夔載け楛堍蚚MLFㄛ絞誨畋篋鐸LF湔講祥剿奻汔ㄛ賦磁俋颯霜雄曹趙ㄛ栝俴婬棒蔥袧甜离遙湔講MLF腔褫夔俶珩祥夔齬壺﹝

﹛﹛冪彸萸綴ㄛ蜆憎虴蕉瞄域楊踏爛羲宎婓室齱匿樕蝬淜§芢俴ㄛ肮奀堤怢陔寞ㄛ湖籵⑹﹜淜(盺)﹜游侘鷓硐鉻樕童玷撩佼冱來籤嬯蔇撰奻珨撰瓟谿儂凳ㄛ羶馫蒮樠課細倅珈籵耋迵諾潔﹝﹛﹛踏爛珨撫僅鳳腕游瓟蕉瞄菴珨靡腔譙鎖袗蜃佽ㄛ籵徹憎虴蕉瞄ㄛ游瓟笢倛傖賸斕袚扂裒腔謎疑ァ煬﹝※扂腔珛昢阨す珩婓祥剿枑詢ㄛ埣懂埣嗣腔ワ埮觼鐘鏍遞氪隅ぶ懂扂涴嫁懂艘瓷賸!§﹛﹛醫氿佽ㄛ醴ヶ騰陲價脯瓟谿淕极阨す婓祥剿枑汔﹝坴芵繞ㄛ騰陲涴珨斐陔妗犛眒竘れ刓鰍庈詢僅壽蛁ㄛ衄咡婓封倰さ耤

﹛﹛芢熱:www.360kan.com

﹛﹛http://www.joramsonny.com/game166/yya/doc_246841.html

囀搯磃享驨驐熙準蛁隴ㄛ瘁寀諂峈掛桴埻斐恅梒﹝(孮帢鉏迤熙伄 )

蛌婥蛁隴堤揭ㄩhttp://www.u303.com/fc/878.html